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通知公告 >
国民日报海外版:澳端着中国饭碗,砸中国锅_凤凰资讯
2018-05-02 14:09

《卫报》指出,东盟被澳大利亚视为抗衡中国一直增长的经济、军事、战略影响力的主要力气。

“近段时间,澳大利亚海内正在进行补选,现任政府上风幽微,面临考验,华侨选票的重要分量让政府对所谓的‘中国渗入渗出’分外敏感;另外,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定为‘战略竞争对手’,作为美国同盟,澳大利亚抉择追随,在安全互信等议题上与中国构成对峙。”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寰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在接收本报记者采访时候析称,这是澳大利亚最近反华调门进步的两个重要因素。

忽左忽右,暗斗思维作怪

而在此前,跟着美国特朗普政府接连在国家安全战略讲演及国防战略呈文中,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澳大利亚国内有关“中国威胁论”、“中国渗透论”的调门也显明提高。

想要的太多,成果只能是心理失衡,终极什么也捞不着。

澳《悉尼前驱晨报》称,特恩布尔暗示了本人看待中国的方法和特朗普相似,但美国好像正在对华采用更加猜忌的立场。

究其起因,澳大利亚对华战略的“决裂症”恐怕难逃其咎。端着中国饭碗,又砸中国锅,澳大利亚不够厚道。

4月18日,澳大利亚反推销委员会宣布布告,正式对原产于中国的铁道轮毂发动反倾销反补助调查。此举间隔美国发布对中国产钢制轮毂产品发起“双反”考察,仅隔数小时。

“目前,除了经贸往来之外,中澳之间的人文交换也日益亲密,这些都是澳大利亚难以割舍的红利。”许利平说。

亦步亦趋,对华敌意不减

与此同时,自居为西方营垒的一员,澳大利亚既解脱不了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又想在亚太尤其是南太平洋地区坚持所谓的战略优势。

近来,在对华“挑事”方面,澳大利亚紧跟美国,亦步亦趋,不止一次。

如果目光深远,澳大利亚政府应当看清一个事实:长期执政的基本是民众支持,大众支持源自实切实在的失掉感,而这份取得感离不开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

此前一段时光,“中国浸透论”、“中国威胁论”等反华舆论在澳大利亚政界及局部媒体甚嚣尘上。澳前驻华大使杰夫·拉比认为,目前两国关系处于近30年来最坏状态。

在此之前,30名澳大利亚著名学者还发表致澳大利亚议会的公然信,呐喊各界结束所谓“中国影响力渗入”的争辩,并请求澳政府推迟通过“抵制外国影响力”法案。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在会前老调重弹,宣称遵照国际法是处置地域抵触的要害,也被一些媒体解读为澳大利亚试图与东盟营造一个“应答中国保险挑衅的策略联盟”。

澳大利亚矿业大亨安德鲁·福里斯特称,同盟党、工党和绿党的反华言论使所有澳大利亚人付出昂扬代价。上海澳大利亚商会主席乌多·多林直言,如果关系持续恶化,对企业没有利益。

《 国民日报海外版》( 2018年04月21日第06 版)

英国《卫报》直言,特恩布尔虽然嘴上说着不视中国为威逼,实际却已引入一揽子防本国干预法案,词汇量之大以本国人的奇特视角来察看陕西抽

不外,澳大利亚看待中国并不全是“率性”。细心察看,长期以来,在对华政策上,澳大利亚更多是处于忽左忽右、摇晃不定的状况。

在这背地,实为澳大利亚既放不下中国饭碗、又忍不住砸中国锅的抵触心理。

数据显示,2017年,澳大利亚80%的铁矿石出口中国。同时,中国还是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农产品出口市场。英国播送公司指出,与中国等国的贸易顺差,是澳大利亚经济在近25年来连续繁华的重要支持。“澳大利亚盼望实现经济的稳定增长,而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对其而言是战略性的。”王晓鹏说。

澳大利亚统计局18日颁布数据显示,中国已经超出新西兰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国际游客起源国。澳大利亚商业、旅游和投资部长乔博称,自2011年以来,中国始终是澳大利亚最具价值的游览市场,2017年中国游客在澳花费到达创纪录的104亿澳元。

“事实情形是,中国在安全上并错误澳大利亚形成本质性要挟,也与澳大利亚不存在任何国土纠纷。”许利平指出,缭绕平安等议题的炒作,无非是一些政党为了争夺选票跟支撑的短见之举。

“究其基本,澳大利亚仍是抱着一种冷战思维,无奈准确对待中国畸形的综合国力增加和海外影响力扩展,由此在外交决议方面呈现偏差。&rdquo,赵继伟:郭导曾签双冠军令状 与球迷摩擦令我成长_凤凰;王晓鹏说。

互信互利,才是久长之计

原题目:澳端着中国饭碗砸中国锅

据悉,在美国“封杀”华为和复兴通信这两家中国厂商出产的手机之后,澳大利亚国防部发言人日前证明,依据美国政府的忠告,他们正在逐渐淘汰这两个中国品牌的手机。

2月底,在出访美国之前,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对媒体称,中国不是澳大利亚的威胁,“没有任何敌意”。然而,不少外媒认为,特恩布尔的表态并未转变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深深戒心。

3月,澳大利亚—东盟峰会在悉尼举办,这是双方自2016年以来举行的第二次峰会,也是澳大利亚首次举办与东盟引导人的会议。

在澳大利亚国内,逆耳的反华言论以及由此带给中澳关系的负面影响已经引起商界和不少学者的深深忧愁。

澳大利亚尔后的种种举措仿佛应证了这一点。

中国社科院海域问题专家、中国大陆发展研究核心研讨员王晓鹏向本报记者详细剖析了澳大利亚的“拧巴”表示:“一方面,澳大利亚在经贸范畴高度依附中国,并且须要通过与中国的全方位配合实现亚太尤其是南太平洋地区的稳固秩序,为本身发展发明良好环境;另一方面,在安全、政治等议题上,澳大利亚往往跟随美国等个别域外大国,在南海问题上挑动事端,同时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的正常海外协作。”

“对澳大利亚来说,中澳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假如澳大利亚可能站位更高,定位更准,眼光更为久远,那么双方存在的一些不合就能得到有效管控和良好解决。”王晓鹏指出,中澳之间不乏对话协商的平台,症结在于澳大利亚是否站在一个正确的角度处理对华关系。

许利平指出,恰是这样一种“心理分裂症”,导致澳大利亚老是试图在经济和政治安全方面追求一种平衡。英国广播公司更为直接地分析称,均衡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成为澳大利亚国家战略与外交政策中的最紧急问题。

固然此次会议议题不直接指向中国,但外媒广泛以为,澳大利亚此时拉着东盟国度开会,与中国不无关联。

实在,明眼人都晓得,澳大利亚完整没有必要对中国抱有敌意或疑虑。

看待中国,澳大利亚真该收收杞人忧天之心,治治对华心理的“分裂症”。(记者严瑜)

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www048com